|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1

武夷山市茶叶局

茶叶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无中生有、有中生优,拓荒海外大市场—— 随州“香菇大王”的茶叶生意
新闻中心
无中生有、有中生优,拓荒海外大市场—— 随州“香菇大王”的茶叶生意
发布时间:2020-10-27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随州不是茶叶主产区,但茶叶出口走到了全省前列。通过虚心学习、不断创新,聚集要素、再造功能,中兴食品开发“大洪山”牌系列茶叶产品,稳步占领非洲市场,带动了省内外多个茶叶产区的生产。
 
  如何突破“吃资源饭”的老路,无中生有、有中生优,闯出打开市场的新路,中兴食品的经验做法,值得好好借鉴。
 
  说起我省的茶叶,人们通常会想到恩施、宜昌等地。
 
  地处鄂北的随州市产茶,但不是湖北茶叶主产区。该市茶园面积约12万亩,茶叶产量在全省“排不上号”。
 
  但是,随州一家民营企业——湖北中兴食品有限公司(简称中兴食品)自主研制“大洪山”牌茶叶,在非洲闯出了一片天地。
 
  2015年,“大洪山”开始进入毛里塔尼亚,如今在54个国家和地区注册品牌商标。
 
  今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多国隔离封闭边境,茶叶转口贸易和流通消费受阻。1月至8月,“大洪山”仍出口700多万美元。
 
  5月至9月,多位非洲合作伙伴要求寄送样品;10月5日,毛里塔尼亚客户汇来5万美元茶叶定金。
 
  在一个产茶小市创办的自主品牌,“大洪山”能够被海外市场广泛接受,这一现象,在我省茶叶界绝无仅有,在全国茶叶界也不多见。
 
  “香菇大王”向浙商学做茶
 
  中兴食品公司创办人舒大忠,今年57岁,随县三里岗人,1979年高中毕业后开始种香菇、卖香菇。上世纪80年代初,他用麻袋装着干菇下广州、跑深圳,到处推销。当时,买火车卧铺票十分困难,他经常买站票上车,在座位下睡觉。辛苦奔波,一趟赚二三百元,逐渐积累了资金和人脉。
 
  2012年,中兴食品出口香菇2亿元,市场触角延伸至东南亚多个国家和地区。
 
  舒大忠成了远近闻名的“香菇大王”,但也面临事业瓶颈:香菇出口门槛较低,时间一长,利润越来越薄,到了3%左右。
 
  反观江浙茶商:茶叶出口利润一般可达30%,而且先款后货。
 
  此外,香菇保质期18个月,存放久了就会长虫;茶叶在国际上保质期为6年至10年。
 
  “湖北是产茶大省,有充足的原料。许多江浙茶商在湖北收购茶叶加工出口。我也可以试一下!”2013年初,舒大忠在随州建了一个茶叶加工厂,收购本地一个茶园,开始做茶叶生意。
 
  中兴食品的第一笔出口茶叶生意,是在一位浙江茶商帮助下做成的。2013年5月,按浙江茶商的订单加工、包装,中兴食品往西班牙发了一个集装箱的茶叶,货值20万美元。“贴牌生意的利润虽然只有15%左右,但比香菇高许多。”
 
  当年,中兴食品出口茶叶3000多万美元,成为湖北茶叶出口状元。
 
  由于中兴食品的带动,2013年,随州茶叶出口量占全省茶叶出口一半以上,并连续5年保持全省第一位。
 
  茶叶出口的门道在“拼配”
 
  2013年至2015年,中兴食品为浙江、安徽茶商代工,逐渐摸清了茶叶出口的门道。
 
  舒大忠发现,香菇和茶叶虽然都是农产品,但出口的形态和渠道迥然不同。
 
  香菇出口的目标市场主要在东南亚,消费群体是海外华人华侨,产品形态与国内没有多大区别。
 
  茶叶出口就不同了:全球绿茶贸易市场主要在中东、非洲、俄罗斯,90%是中国出口。与国人青睐新茶的习惯不同,国外消费者由于历史原因,主要购买陈茶。
 
  各国茶叶消费口味不尽相同。为了满足不同口感,出口茶叶需要对我国各产区的原料茶进行拼配。
 
  “湖北茶外形好但味道偏淡,四川茶泡沫多但偏苦,江浙茶香味浓但价格高,云南茶耐泡但无泡沫。”在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倪德江带领下,舒大忠走遍省内外茶叶主产区,仔细了解各地茶叶特点。
 
  按照公司种植标准和出口备案基地要求,中兴食品在随州建1万亩茶园基地,在宜昌、恩施等地合作建设和管理7万亩茶园,订单采购涉及全国9个主要产茶省,辐射带动茶园面积50多万亩。
 
  2015年,中兴食品建成大型茶叶仓库,每年投入2亿多元,从全国各产区购进茶叶,常年存储茶叶8000吨左右。
 
  在该公司研发中心,一整面墙40多个柜子,里面放满全国各地茶叶近万盒。中兴食品从全球买回样品,以百万年薪聘请浙江专家,并与浙江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等高校合作,开发了适合非洲消费者饮茶习惯的眉茶系列产品。
 
  为确保质量稳定,中兴食品投资4亿元,建设现代化制茶工艺体系,采茶、炒茶、拣选、包装等十多个工序,全部机器自动化生产。
 
  千方百计叫响“大洪山”品牌
 
  通过贴牌加工,中兴食品积累了茶叶出口的技术团队、加工设备和工艺以及市场经验。
 
  但舒大忠并不满足。“贴牌生产不是长久之计。要想持续有效占领、扩大市场,必须直接拿到订单,必须有强大的自主品牌。”
 
  2015年初,舒大忠飞往毛里塔尼亚,考察一个多月,发现当地销量排名前三的茶叶均来自中国,但都是外国品牌。
 
  “中东及非洲部分地区,气候炎热,人们常年以肉食为主,要通过喝茶去腻消食、解渴消暑,补充水分和维生素类物质。当地人视茶如粮,不可或缺。”舒大忠说,市场虽然广阔,但受环境、语言等方面限制,中国品牌要想进入和立足十分困难。
 
  2015年5月,舒大忠在浙江义乌的展会上结识了一位毛里塔尼亚商人。两人商定,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拓该国茶叶市场。合资的首要条件是:产品用“大洪山”品牌。
 
  中兴食品投入300多万元,在当地国家级媒体宣传“大洪山”品牌;派驻业务员走街串巷,到处推广。2017年12月的一天,在毛里塔尼亚与马里接壤的边境小镇,一位小店老板看见该公司外贸员罗怀寅,脱口叫出“Mount Dahong(大洪山)”,并兴奋地比划着说,自己进了160公斤“大洪山”茶叶,很快只剩下40公斤。罗怀寅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大洪山’有知名度了!”
 
  2017年3月,中兴食品在马里成立合资公司,主推“大洪山”品牌系列产品。出口量逐年上升:2017年,5个集装箱;2018年,10个集装箱;2019年,15个集装箱。
 
  最近5年,公司选派6名员工常驻非洲,经持续营销推广,“大洪山”茶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
 
  2019年2月,一位尼日尔客商来到随州考察。走进洁净的车间,参观近3万平方米的存茶仓库,现场品尝各种产品,当场签下4个集装箱茶叶。临走前,他说:“这家公司拥有大批量的茶叶存贮,可以保证口味和品质,生产的茶叶值得信赖。”2019年,这位客商购茶13个集装箱,货值约300万美元。
 
  2019年,有4个非洲国家的客商来到随州,参观工厂、仓库,洽谈合作,“大洪山”品牌代理商发展到20多家。
 
  “茶叶出口不是原料茶和名优茶直接出口。英国不产一片茶叶,但立顿是全球最大的茶叶品牌,每年销售50亿美元。其核心是研发和加工,利用全球原料拼配出适合消费者口味的产品,且保持长期的质量稳定。”舒大忠表示,公司有信心、有能力继续做强“大洪山”品牌,一步步扩大国内外茶叶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