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饭店仓库突然被夷为平地,酒水不翼而飞!青岛商户:损失30多万!
 [打印]添加时间:2021-01-26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32
  青岛西海岸新区的李先生也是一肚子苦水,自己租房开饭店,期间因为停业一段时间,不料,再次回到店里,发现饭店的仓库被夷为了平地。
 
  李先生夫妇手指的这片平地,除了一个拆不走的灶台其他空无一物,夫妇俩说了,自己在泊里镇租房做饭店和酒水买卖,这里原本是自家饭店的一部分。2015年和房东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签了房屋租赁协议,租下了鑫兆运大酒店4间门面房和院内5间房,租期10年,经过房东同意,自己还在院内搭建了6间板房,当仓库使用。
 
  李先生说,从2017年生病住院到现在饭店一直没有营业,今年5月份接到门卫通知让自己搬走,没想到5月18号一到饭店,就发现院内的板房已经被拆掉了。
 
  饭店里的东西被拿走,好好的板房也被拆得啥也不剩,李先生一家是欲哭无泪。李先生拿出几张单子,大小物件加上储存的酒,不完全统计已经损失了30多万。李先生想不明白,自己的合同仍然在租期范围之内,房东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也并没有通知自己解除合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于是,在5月18日事情发生当天,李先生就报了警。
 
  李先生:信阳派出所来的,照相问了问情况人家就走了,第二天他们又在扒,又报案信阳派出所就不出警,到派出所里就给我录了个口供,一直到现在我们追了多少次,什么答复也没有。我是租的殷老板(房东)的房子,他有什么权利扒我房子。
 
  行动员看到,院内板房的位置只剩下一个灶台,几间仓库里还有些存留的的酒,李先生说5月18日发现时已经丢失了不少。饭店门前还留着被扒后的板子,室内早已空空如也,大门上还有一张被撕掉的通知。通知是2019年10月27日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发布的,通知中写到,2017年3月2日,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与青岛异联网贸易有限公司签订《公司整体收购协议书》,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在收到青岛异联网贸易有限公司140万元定金后,已将位于泊里鑫兆运大酒店全部地块及地上附着物(含全套资料)全部交付给青岛异联网贸易有限公司。2019年7月,青岛异联网贸易有限公司将依法享有的《公司整体收购协议书》项下全部权利义务转让给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要求李先生在2019年11月全部腾让搬走,否则将强行驱离。
 
  李先生:房东告诉我,那些东西都没有用,你不用动你租的是我的房子,我通知你搬你才能搬,我不通知你谁通知你也不好使。(有没有这么个协议)我问房东,房东说根本就没有。
 
  看起来,李先生所租赁的房子有些纠纷,但是无论如何,自己是个租户,不应该承担这个后果。那么这个协议究竟存不存在,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为何能撬锁拆房,在采访过程中,一位门卫大爷过来拍照,李先生说,就是他当时给自己打电话通知搬离的。
 
  门卫大爷说自己并不了解情况,行动员随后联系了房东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
 
  房东殷先生:异联网贸易公司是个诈骗公司,一开始我不知道的时候跟他有买卖协议,但是他没有履行。他没有资金,合同没生效,他自己找人强拆的。自己另开一个公司来签署这些东西,我不承认,我们都不知道。李先生已经报了案,公安就一直没有管。
 
  作为租户的李先生,遇到这样的情况,着急上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损失该找谁讨要呢?
 
  西海岸新区的李先生,租来的饭店仓库,被人推倒,损失无法讨要。经过一番调查,看来无论是房东,还是租户李先生,都认为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行为是强拆,可是报了案为什么一直没有结果,情况到底是不是租户李先生和房东所说的,继续往下看。
 
  房东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的殷先生表示,自己和青岛异联网贸易有限公司的协议并未生效,而且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行为属于强拆。除了李先生今年报的案,早在2018年10月份,自己也报过警,同样没有得到回执。事情是不是像房东所说的那样?行动员查询到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拨打了上面的电话。
 
  接听电话的是一位女士,表示自己已经退休,对此事不清楚,也没有公司的联系方式。随后行动员接到了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臧家琛的电话。
 
  这位臧先生表示,双方签署的协议合同并不像房东所说是不成立的,反而是房东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违约,自己也起诉了房东。臧先生说法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协议合同和法院判决书都在法院备过案,自己不方便提供,行动员没能看到实际的文书或图片。那么既然拆了板房,李先生板房里的东西哪里去了呢?
 
  臧先生表示,虽然拆了板房但不清楚里面的东西去了哪里,因为有法律纠纷直到现在也没能交接成功。行动员在大院门口看见一张公告,今年12月2日,黄岛区人民法院发布,已查封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名下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2020年9月2日已裁定拍卖上述不动产。
 
  租户李先生说,通过法院拍卖就可以证明这处房子是房东殷先生的,这两家公司都没有权利强拆。至于房租等事情自己会和房东来处理。可自己从5月18号报警,直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也没有处理结果,实在是想不通也说不过去。随后,行动员和李先生一家跑了趟青岛市公安局海岸警察支队信阳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只能接待报案人,20分钟后李先生出来了。
 
  李先生:没有立案,受案回执也没有。他说我们得向上汇报。我们问他你向哪汇报,他说打黑办。
 
  记者:让你们等多久,到底怎么处理?
 
  李先生:他说听候局里处理。
 
  随后,房东殷先生发给了行动员一份今年9月11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青岛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与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纠纷一案,裁定结果是,驳回原告臧家界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起诉。行动员询问了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分局,工作人员表示,李先生的事件比较复杂,大院的所属人青岛鑫兆运物流有限公司存在法律纠纷,要根据法院的判决情况来看是否构成案件。目前了解到法院已经判决,派出所将会再次提报到法制大队进行研究。
 
  饭店莫名被拆,三十多万的损失,究竟该找谁讨要?无助的李先生,该如何是好?